首页
学前教育
基础教育
高等教育
国学人物
国学书院
国学专题
视频讲堂
中国校园健康行动 > 国学 > 基础教育 > 正文

揭秘靖国神社:为什么日本首相会去参拜?

靖国神社本殿

靖国神社 (Yasukuni Shrine) 是日本近代史上军国主义对外侵略扩张的精神支柱。它始建于1869年(明治维新第二年),最初叫“东京招魂社”,1879年改称为“靖国神社”。它把在明治维新以来历次战争、其中多为对外侵略战争中死去的亡灵作为神来祭祀。

靖国神社坐落在日本东京千代田区九段,占地10多万平方米。神社大门外两侧各竖一座高约十米的石塔。石塔建于1935年,塔身上有16块浮雕,反映的都是为日本侵华战争树碑立传的内容,从1895年日本侵占台湾,1931年“九·一八”事变占领我国东北,翌年进攻上海等侵略行径都作为“追慕”的“光荣史迹”而雕在那里。神社大殿里供奉着日本明治维新以来的246万多军人,其中包括日本历次对外侵略战争中战亡的军人。1978年10月,东条英机等14名甲级战犯和两千余名乙级、丙级战犯的牌位也被移进这个神社,作为“为国殉难者”祭祀。

靖国神社里还有一个陈列馆“游就馆”。馆内不仅展示着日军的各种杀人工具和二战中使用的一些武器装备,还美化日本的侵略战争历史,极力歪曲侵华战争,粉饰南京大屠杀事件。展厅里的影像墙上,还悬挂着东条英机等14名甲级战犯的照片,供人顶礼膜拜。

第二次世界大战 以后,占领军总司令部在1945年12月发出“神道指令”,切断了靖国神社与国家的特殊关系。1952年9月,根据日本宪法政教分离的原则,靖国神社改为独立的宗教法人。但是,靖国神社一直是日本右翼势力鼓噪军国主义的大本营,每年“8·15”日本战败日,日本右翼势力都通过参拜活动,美化侵略战争,宣扬军国主义思想。

无论什么时候,无论什么人物,参拜靖国神社都是对遭受日本军国主义铁蹄蹂躏过的亚洲人民感情的极大侮辱和亵渎。自1975年起,日本历届在任首相均以“私人身份”到这个神社参拜。1985年8月15日,以中曾根康弘为首的日本内阁大多数成员以公职身份正式参拜靖国神社。1996年7月29日,当时的首相桥本龙太郎也以“内阁总理大臣”身份参拜过靖国神社。日本现任首相小泉纯一郎分别于2001年8月13日、2002年4月21日、2003年1月14日、2004年1月1日、2005年10月17日和2006年8月15日六次参拜靖国神社。中国外交部发表声明强烈抗议小泉参拜靖国神社 。福冈地方法院和大阪高等法院分别于2004年4月和2005年9月对小泉参拜靖国神社作出了违反宪法的判决。2007年5月8日,外交部发言人姜瑜就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向靖国神社赠送盆栽一事表示,中日就克服影响两国关系的政治障碍和促进友好合作关系健康发展达成的共识,应得到切实遵守。2009年10月19日,日本自民党总裁谷垣祯一在靖国神社秋季例行大祭期间参拜了供奉有14名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这是时任自民党总裁、日本首相的小泉纯一郎2006年8月最后一次参拜靖国神社以来,自民党总裁再次参拜靖国神社。此前作为小泉内阁国家公安委员会委员长,谷垣曾于2003年“8·15”日本战败日参拜过靖国神社。2009年10月20日上午,日本国会超党派议员组织“大家都来参拜靖国神社国会议员之会”的54名国会议员集体参拜了供奉有二战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前,靖国神社既是宗教设施,也是军国主义的国家设施。它从一开始就与军国主义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在日本对外侵略中,军国主义势力利用靖国神社煽动崇拜天皇、为天皇陛下赴死的军国主义情绪,为侵略战争服务。战后,靖国神社改为独立的宗教法人,但其作为军国主义精神支柱的影响依然存在。

包括中国人民在内的亚洲各国人民始终坚决反对日本领导人参拜靖国神社,认为日本领导人的这一举动严重伤害了受害国人民的情感。中国政府一贯认为,只有正确认识和对待历史,坚持“以史为鉴、面向未来”,才有利于中日睦邻友好关系的健康稳定发展,有利于日本取信于亚洲邻国和国际社会,符合日本人民的长远利益。

日本供奉在靖国神社的14名二战甲级战犯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对28名日本甲级战犯进行了审判。目前,有14名甲级战犯的灵位供奉在靖国神社中,他们无一不是日本对外侵略战争的发动者与指挥者,无一不是双手沾满世界人民和中国人民鲜血的刽子手,无一不是对世界和平和人道犯下滔天罪行的历史罪人。

东条英机:战争狂人 头号战犯

东条英机是日本法西斯统治集团的魁首,是侵苏战争、侵华战争和太平洋战争的主要决策者之一。

1935年,东条英机任日本关东军宪兵司令官,在“强化治安”的名义下,以“剃刀效率”大批逮捕和屠杀中国东北抗日军民。“七·七”事变中,他作为全面侵华的急先锋,率“东条兵团”侵入承德、张家口、大同、包头等地。1940年至1941年,东条英机任陆军大臣,极力主张进一步扩大侵华战争和发动对苏战争。

1941年10月,东条英机任内阁首相兼陆军大臣等军政要职,大搞“东条独裁”,对内强化法西斯统治,对外扩大侵略战争。1941年12月8日,东条英机悍然发动了太平洋战争。

1945年9月,东条英机作为日本头号战犯被捕,后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处绞刑。

土肥原贤二:侵华阴谋家

土肥原贤二,日本陆军大将。从1913年开始,他在中国长达30余年的间谍特务生涯中,竭力从事分裂中国、侵略中国的罪恶活动。

他参与策划了“九·一八”事变,1931年底劫持溥仪到东北,拼凑伪满傀儡政权,致使东北沦陷长达14年。1935年6月,他逼迫国民党政府签署《秦土协定》,攫取了察哈尔大部主权。1935年10月,他策划了以分裂中国为目标的“华北自治运动”。“七·七”事变后,他率日军第十四师团入侵中国。

1948年11月12日,土肥原贤二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处绞刑,12月23日在东京巢鸭监狱执行。

松井石根:南京大屠杀元凶

松井石根,日本陆军大将。1937年8月,松井任侵华日军华中方面军司令官兼上海派遣军司令官。日军占领南京后,制造了惨绝人寰、震惊世界的南京大屠杀。被屠杀的中国军民达30万以上。日军还对南京进行了大抢劫、大纵火,历史名城被毁三分之一,财产损失不计其数。

松井石根作为华中方面军司令官,有意纵容部队施行种种暴行,对惨无人道的南京大屠杀,负有不可推卸的罪责。

1948年11月12日,他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处绞刑,12月23日在东京巢鸭监狱执行。

木村兵太郎:杀人不眨眼的屠夫

木村兵太郎,日本陆军大将。曾长期在日本陆军从事野战兵器装备的开发与研制,是日本陆军的“炮兵专家”。1939年3月,木村兵太郎被任命为侵华日军第32师团师团长。

1939年4月,他率领8000多名日军对我国鲁南抗日根据地进行扫荡,命令士兵对手无寸铁的中国老百姓进行血腥屠杀,并将2000多人关押到济南新华院集中营做苦力。此后,每年数以万计的中国劳工从这里被掳掠到东北和日本的矿区。

1944年,木村兵太郎在日军面临全面溃退时被派任驻缅甸方面军司令官。他命令部下对缅甸平民和俘虏进行虐待与屠杀,制造了仰光大屠杀,被称为“缅甸屠夫”。

日本投降后,木村兵太郎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处绞刑。

广田弘毅:被绞死的唯一文官甲级战犯

广田弘毅,1932年任日本外务大臣。1936年1月发表了企图吞并中国,将中国置于日本控制下的“广田三原则”。1936年3月出任内阁总理大臣,1937年初参与日本帝国主义发动全面侵华战争的决策,是发动对华全面侵略战争的主谋之一。

他表面上主张实行所谓“和平外交”,实质上是为军部对中国扩大侵略、独霸亚洲效力。在担任首相期间,他听命于军部,恢复了“军部大臣现役武官制”,致使军部得以干涉政务,在客观上为军部的独裁铺平了道路。

日本战败后,他是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处绞刑的7名甲级战犯中唯一的文官。

板垣征四郎:“九·一八”事变主犯

板垣征四郎,日本陆军大将。曾任驻华日军参谋,长期在昆明、武汉、沈阳等地进行阴谋活动。1931年参与策划“九·一八”事变,炮制伪满洲国傀儡政权,是制造“九·一八”事变的主犯之一。

1934年任关东军副参谋长,制造内蒙古“独立”和绥远事件。1936年任关东军参谋长。1937年任第5师团师团长。1938年5月,他奉调回国,出任近卫内阁陆军大臣,主张扩大侵华战争,下令扩大战争范围。

1939年到1941年,板垣征四郎到中国出任日本派遣军总参谋长,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他带领所属部队参加太平洋战争。

1948年12月23日,板垣征四郎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处以绞刑。

武藤章:扩大侵华战争的“谋士”

武藤章,日本陆军中将。1937年担任侵华日军华中方面军副参谋长,12月协助松井石根攻占南京,是制造南京大屠杀的主谋之一。

在日本参谋本部作战课课长和陆军省军务局局长的职位上,武藤章操纵了历任陆军大臣。从“七·七”事变后提出扩大侵华战争的方针,到“八·一三”事变后悍然策划杭州湾登陆,武藤章都起了重要作用。

武藤章1942年至1945年先后任驻苏门答腊日军第2守备师团长等职。这期间,他对当地的平民进行屠杀,制造了“马尼拉大惨案”。

战后,他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处绞刑。

松冈洋右:侵华舆论制造者

松冈洋右,1900年毕业于美国俄勒冈大学,从1904年起进入日本外务省,历任日本驻中国、美国等国外交官。

松冈洋右在“九·一八”事变前多次担任日本驻中国领事,竭力鼓吹“满蒙是日本的生命线”“日本确保和死守满蒙生命线当然是天经地义,无可非议的”,为日本侵华大造舆论。“九·一八”事变后作为日本驻国际联盟首席代表,为日本入侵中国东北辩护。1940年担任日本外相,参与缔结德国、意大利和日本的三国同盟。

1945年日本投降后,他作为甲级战犯接受审判,1946年病死。

永野修身:偷袭珍珠港的下令者

永野修身,日本海军大将。“九·一八”事变爆发后,他下令在上海制造了“一·二八”事变,造成中国军民伤亡3.4万多人,五六十万人无家可归。

1941年初,他出任海军军令部总长,指示山本五十六制定海军“南进”计划和偷袭珍珠港的具体方案,并竭尽全力协助东条英机指挥海军进犯东南亚国家。1941年12月,他签署了偷袭美国珍珠港的作战命令。

1946年5月3日,他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为甲级战犯。1947年1月5日,他病死在美军医院。

白鸟敏夫:对外侵略的吹鼓手

白鸟敏夫,1914年进入外务省,曾先后在日本驻香港、美国、中国和德国等地使馆任职。

1930年,白鸟敏夫就任外务省情报部部长。“九·一八”事变后,他伙同外务省书记官长森恪和陆军省的铃木贞一等人,主张日本退出国际联盟,支持在中国东北建立傀儡政权。1938年,他就任日本驻意大利大使。在任期间,他向日本政府施加影响,力促日德意三国同盟的结成。

1948年,白鸟敏夫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处无期徒刑。1949年6月3日,在服刑期间病死。

平沼骐一郎:日本法西斯教父

平沼骐一郎,日本天皇制司法官僚的总代表,天皇的狂热追随者和布道师。他所创立的专制主义思想理论和专制主义司法制度,为日本军国主义势力的发展提供了理论依据与制度保障,被称为“日本法西斯教父”。

平沼骐一郎1923年出任司法大臣。1939年1月,近卫内阁辞职,平沼骐一郎组阁,担任首相,不足8个月便下台。1940年至1941年任第二届近卫内阁内务大臣和国务大臣。

日本投降后,他于1948年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处无期徒刑,1952年病死。

小矶国昭:镇压朝鲜人民的罪魁

小矶国昭,陆军大将,历任陆军省军务局长、陆军次官、第5师团师团长、关东军参谋长等职。

1942年,小矶国昭出任驻朝鲜军司令官。他在朝鲜大力推行奴化教育,宣传朝鲜人与日本人同根同族,愚弄朝鲜民众,残酷镇压朝鲜人民的反抗行动。1944年7月,小矶国昭继东条英机之后出任首相。在内外交迫中,他于1945年辞去首相职务。

战后,小矶国昭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处无期徒刑,1950年在狱中病死。

梅津美治郎:残杀东北军民的刽子手

梅津美治郎,日本陆军上将。1911年从陆军大学毕业后,历任日本驻德国、丹麦使馆武官,参谋本部总务部长等职。

1934年3月至1935年8月,他被任命为日本驻天津的驻屯军司令官。他迫使国民党政府同他签订了有损中国主权的《何梅协定》,攫取了河北和平津地区的大部主权。

1939年至1944年6月,担任关东军司令官的梅津美治郎在中国东北实行残酷的殖民统治,加紧对东北的经济掠夺与控制,对东北抗日联军实行“大讨伐”,给东北地区军民带来深重的灾难。

1948年11月12日,他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处无期徒刑,1949年病死。

东乡茂德:疯狂扩张的策划者

东乡茂德,1912年进入日本外务省,历任欧美局局长、欧亚局局长、驻德大使、驻苏大使等职。

1939年5月至9月,专门负责处理“诺门坎事件”,与苏联达成停战协定。1941年10月至1942年9月,任东条英机内阁的外务大臣兼拓务大臣,参加太平洋战争的筹划和准备。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他曾与其他阁僚合作指导太平洋战争及对华战争。

1948年11月12日,他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处有期徒刑20年。1950年7月,于服刑期间病死于驻日美军陆军医院。

分享到:
来源:新华网  2015-05-16  6400 0
中国校园健康行动城市联盟

上海市

重庆市

浙江省

山东省

黑龙江省

江西省

甘肃省

福建省

海南省

宁夏回族自治区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

Copyright © 2011 chinaschool.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07010518号

执行单位:中玉之天(北京)投资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北京捷图信息技术发展有限公司